咨询热线:00-8813511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人工智能将使未来战争“不见人影”
发布时间:2021-12-02 06:24:24   作者:乐鱼体育棋牌   来源:乐鱼体育平台进入

  联合国安理会利比亚问题专家小组发布的报告中称,在去年的利比亚武装冲突中,土耳其“卡古-2”无人机在没有接到明确命令的情况下自主猎杀了武装人员。[1]这可能是人类战争史首次赋予无人武器全自主猎杀人类的权利,引起了人们对自主决策攻击无人机被滥用的担忧。它只是一个缩影,昭示着战争形态的彻底变革正在发生:

  未来战争将在人工智能(软件)和无人武器(硬件)的普遍应用下,进一步朝着智能化和无人化转变。

  在过去,世界武器的发展共经历了五个阶段:木石兵器、冷兵器(金属兵器)、热兵器(火药兵器)、机械化兵器、精确制导武器。每一代新武器的诞生,都意味着军事实力的迭代消长。如今,随着信息、网络、精确制导、航天、新能源、生物及隐形等方面的技术能力发展日新月异,第六个阶段正在各军事强国的综合竞争中逐渐现身。它以争取在指挥和作战单位两方面优势为主题:以大数据和云计算为基础的陆海空天网联合指挥优势和以AI为基础的智能机器人优势。[2]人工智能主导的无人化战争将会是未来的战争形态,这绝不是空穴来风。

  1.AI操控的无人武器已在颠覆大国战争的形态。在2020年8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组织的模拟空战大赛中,最终胜出的苍鹭系统公司开发的顶级AI以 5:0 的成绩击败了人类飞行员,整个过程中人类飞行员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后者表示:“作为战斗机飞行员,我们往常的标准操作方法已经不起作用了。”这一边倒的战绩已经暗示,未来空战将会完全倒向由AI操控,这将重新定义大国间的空战模式和航空兵器研发方向。

  2.无人武器在小国局部战争中已取得令人惊诧的战果。在2020年10月开始的纳卡战争中,陆军占劣势的阿塞拜疆军凭借大批低端无人机就取得了绝对制空权,在战区自由出入、如入无人之境,通过空中侦查、轰炸引导等方式,成规模地打击了亚美尼亚陆军、尤其是消灭了大量坦克,帮助劣势的己方陆军取得优势。这场小国局部战争以夸张的结果证明了,价格低廉的无人机组即可轻易取得以往军事大国才能拥有的制空权和对地面单位的精确制导打击,并成为上一代机械化兵器之王——坦克的终结者。这意味着小国、局部、第五代武器的战争将在人工智能无人武器的压力下被迫迭代。

  3.战争的无人化也在大国对小国或武装组织的战争中得以应用。美军在无人机领域开发较早,并在阿富汗、叙利亚和伊拉克等战场频频派出无人机清剿对手,或实施斩首策略。在2020年1月3日,美军派出MQ-9无人机,在高空用一枚“地狱火”空地导弹,对伊朗“圣城旅”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将军所乘坐的汽车进行了精确打击和摧毁。10月22日,美军在获悉Al-Nusra阵线组织核心成员宴会地点之后,派出无人机发射“地狱火”导弹,当场炸死这14人。11月27日,以色列特工凭借远程遥控、并装有人脸识别系统的自动机枪,在伊朗境内准确击杀了伊朗顶级核物理学家穆罕默德·法赫里扎德、及两名试图用身体挡枪的保镖,而科学家身旁的妻子毫发无伤。这意味着人工智能自动化武器可以帮助大国对小国实现远程控制、不造成己方和敌方额外伤亡的精确斩首,进一步加大了拥有人工智能武器技术的国家对不拥有该技术国家或组织的“降维打击”,体现了该技术的巨大先手优势。

  以上案例证明,不论对于怎样层级的战争行为体,人工智能和无人武器都将推动未来战争的新一轮革命。

  1.美国国防部已将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确定为武器与信息系统军事现代化战略的核心要素。2014年美军推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认为,以智能化军队、自主化装备和无人化战争为标志的军事变革风暴正在来临,美军计划2035年前初步建成智能化作战体系,对主要对手形成新的军事“代差”;到2050年前美军的作战平台、信息系统、指挥控制全面实现智能化甚至无人化,实现真正的“机器人战争”。[3]2017年,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在发布题为《战场“奇点”:人工智能、军事变革和中国未来军力》的报告中说:人工智能的出现会从根本上改变战争特征,引起从当今“信息化战争”向未来“智能化战争”的转变,届时人工智能将是军事实力的关键。2020年9月,埃斯帕在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座谈会上表示,人工智能开发竞赛是大国竞争回归的一个标志。“那些最早利用划时代技术的人通常在战场上具有决定性优势”,“与先进弹药或下一代平台不同,人工智能有潜力改变战场的几乎各个方面,从事务部门到前线。这块技术高地我们不能拱手相让,否则利益将会受损。”[4]

  2.俄罗斯方面,普京在2017年9月与学生的会谈中曾表示,人工智能(AI)技术发展引发了“难以预测的巨大机遇和威胁”,“谁能在人工智能领域成为领导者,谁就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他甚至十分有远见地预言,未来战争将由无人机进行,“当一方的无人机被另一方无人机击败时,除了投降之外别无选择。”

  3.中国方面,2018年10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和趋势举行第九次集体学习[5],习总书记发表讲话说,“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问题”、“是我们赢得全球科技竞争主动权的重要战略抓手”。2019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中指出:“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军事高新技术日新月异,武器装备远程精确化、智能化、隐身化、无人化趋势更加明显,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智能化战争初现端倪。”2019年《解放军报》发表的文章[6]大声疾呼,中国应该“像20世纪五六十年代发展‘两弹一星一样推进国家战略工程”,并同科幻小说《三体》的思路一样,认为要理解和抢占新边疆领域的制高点,首先要进行的就是思想观念的革命:“必须防止战争观落后,防止作战手段出现代差。”

  由此可见,各大国均认为人工智能是新一代军事变革必争的技术制高点,率先掌握的国家则会获得巨大优势。

  1.美国在各军种智能化、无人化的各个领域做出了成绩。2018年4月,美国陆军宣布研发应用人工智能自主决定攻击目标的无人机,而陆军新一代战车的设计都将涉及自动驾驶技术,并希望它们能在很少或根本不需要人为干预的情况下进行作战。空军方面,已成功完成无人机在“有人-无人编组”中自适应环境变化并自主打击的演示;“量子计划”致力于使用机器学习资源来提升顶层军事领导人的决策能力;上文提及的AI空战算法也将在2024年应用于真实世界的战争中,包括直接应用到战斗机上。海军方面,在《2025年自主潜航器需求》和《未来舰队平台备选方案》报告中,美军计划在2030年实现分布式舰队的构想,装备中型无人潜航器183具,核潜艇携带大型无人潜航器48具,要求未来能在港口、公开海域及主要航道执行超过70天的反潜、侦察、监视任务。

  2.俄罗斯已在人工智能、机器人及自动化控制等无人军事平台方面取得不少成果。在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宣布将开发智能化自主系统,涉及地面车辆、飞机、核潜艇以及指挥控制领域。俄罗斯自主研发了多种无人驾驶的履带装甲车,可遥控完成巡逻、侦察、追踪、阻截、攻击等任务。此外,俄军还有运输弹药给养的军犬机器人、送回伤员的铲车式机器人。在2015年底叙利亚政府军和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战斗中,俄军就动用了战斗机器人、无人机和自动化指挥系统参与作战。在海军方面,“波塞冬”核动力无人潜航器可携带200万吨当量的核战斗部,足以摧毁大型沿海城市、海军基地和其他设施;“自主学习”雷场系统,能依靠噪音、磁场等“特征”来识别舰艇、潜艇甚至气垫船。俄罗斯部分导弹已装有人工智能设备,在导弹飞向预定目标时,若人工智能设备在途中甄别出价值更大的目标,导弹可自动转向攻击后者。[7]

  3.中国军队正在显著地将人工智能应用于新军事革命。我国军队正扩大使用模拟和虚拟现实,用以支持更接近现实的战争训练,在这方面比美军的参与范围和规模更大。[8]中国的作战机器人以轻型机器人为主要设计思路,并已研制出用于海下及陆地作战的机器人。2018年5月底,中国开展了“多艇协同集群作战”的技术测试,标志中国的“鲨群”已初步成型,无人艇的协同控制技术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7月,第四届军民融合技术装备博览会展出一艘航速80节的无人舰艇,远超当前世界各国大型舰艇的均速30节。在2019年举行的建国50周年阅兵式中,我国就展示了HSU001型大型无人潜艇,比美国海军更早装备。2020年,中国研制的小型无人作战车辆锐爪1与锐爪2已经开始服役,分别负责侦查和运输功能。2021年7月27日,央视发布微纪录片《渡海登陆119高地》,首次曝光了大规模跨海夺岛前,无人机蜂群率先出击的新战法。

  (一)未来的作战环境将是高对抗和通信能力降级的环境。这一观点由美国国防部和美陆军研究实验室的文件所共享。美国国防部认为,算法战在未来作战中不可避免,拥有人工智能优势(决策、速度、机敏性和策略)的作战人员势必将具有明显的作战优势。[9]美陆军研究实验室认为,未来战场上,智能代理将由高度分布和一体化的自主地面和空中系统组成。无独有偶,《英国陆军评论》认为,士兵和指挥官都需要成为“数字原住民”,在联网时能够凭直觉轻松地进行分解作战,在网络中断时也能够在无网络情况下进行作战。[10]其实,无人作战系统也将能够在与后方网络失联的情况下独立完成任务。

  (二)未来战争的指挥体系应该是全域-多层、人工智能高度参与的联合作战体系。美国国防部认为,其均势对手正在部署多层作战体系,能够同时跨陆、海、空、天、赛博等多个领域实施作战行动。而为击败多层作战体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新兴技术可能是游戏改变者。[11] 在2020年空军协会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指出,美国空军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将创建军事物联网,并将联合部队整合成一个整体的战斗网络,其最终目标是将任一传感器实时地连接到战场上的任一射手。[12]

  (三)未来部队组成是异构化、去中心化的。由于目前大国的察打杀伤链性能越来越强,在均势竞争中,组成的多样化、灵活性和更分布式、更难预测,就成为了军事单位存活的关键,它们之间的链接则通过联合全域作战体系来保障畅通、即时和稳定。2021年6月29日,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推进决策中心战:通过兵力设计和任务集成获得优势》中提到,在第一、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后的时期,军事问题不在战区处理,而是由集中式组织解决,军队同质化与规模化已发展成熟;而现在,计算能力的进步推动商业向分散型模式发展,同时也会助推军队向分散化和异构化发展。部队组成的复杂性提高后,军队的可选择性也相继提高,从而获得相对于敌方的决策优势。[13]在未来,大型的有人陆海空作战平台可能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无人机群。

  (四)作战单位日益无人化。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个情境:在空中,无人机蜂群和有人-无人混编机队协同制空,陆地上,无人地面战车(UGV)、战斗机器人等与人类士兵推进,在海洋,无人水面舰艇(USV)、无人水下航行器(UUV)和机器人协同作战。部署人类士兵进行防御的概念将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类与各种智能化、自主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无人单位共享战场。完全无人化的作战系统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出现,它们能从海量的信息探测节点获得近乎无限的信息并快速提取有价值信息、做出决策。

  (五)未来战争的速度将是人工智能决策/打击速度,而非人类指挥/作战速度。“人工智能在作战指挥领域的应用将有效缩短观察-判断-决策-行动(OODA)环的时间。对抗双方通过作战指挥体系内部的高速运算,不断寻求有利的战机,一旦发现“有机可乘”,就迅速生成应对方案、调整体系力量、采取相应行动,整个作战指挥过程线]

  (六)未来战争的胜败将集中在“制智权”的争夺上。在以往战争中,人类士兵作战主要靠纪律约束和荣誉激励,军队意志仍然可以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变量;在信息化战争中,胜负关键在于夺取制信息权和信息优势;在智能化战争中,机器人士兵的战斗力将主要依靠其软件的智能运算和硬件的高新科技,战场的核心将变成以夺取制认知权和智能优势为主。“在对抗重心上,将由注重物理域、信息域对抗向更加注重认知域对抗转变。”[15]

  (七)军用网络的安全需求将从网络安全转向数据安全,建立零信任架构。美国国防部将在本日历年末采用初始的零信任架构,从以网络为中心过渡到以数据为中心的现代安全模型。零信任意味着组织不会固有地信任任何用户。必须以细化的方式不断评估和授予信任。这使国防机构可以创建策略,为从任何位置的任何设备连接的用户提供安全访问。[16]

  (八)军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AI/ML)的核心需求是变化迅速、适应非结构化环境、适应背景噪声和欺骗、与敌方机器和算法对抗。原因有以下几点:1,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应快速、轻松地适应新任务;2,战场资源和信息受限,所以只能通过有限的真实数据来训练和测试人工智能;3,在复杂、分布式的多域作战环境中,输入的数据可能是充满噪声的、不完整的、不确定的,甚至可能是完全错误的,AI应能加以识别,提供非结构化环境中的上下文和理解;4,均势对手能够利用欺骗技术来战胜美军的算法,AI应具有足够的鲁棒性,能接受断网的情况,且与敌方机器和算法对抗。

  综上所述,智能化和无人化是未来战争的发展趋势。然而,这个趋势将会增大还是减小战争发生的可能性?答案仍然未知。智能化和无人化可能将战争变得更加可模拟,从而减小其实际发生的可能,也可能因为无人化而使得发动战争的道德负担越来越小,从而导致战争的几率变大。

  依照目前的趋势看,在当下和不久的未来,无人武器对战场决胜的影响越来越大。从中期看,有人-无人装备的联合作战将是发展潮流。从长远来看,战争将彻底无人化,上战场的将只有无人军事装备,而人只需要远程指挥的无人战争,甚至连指挥权都将完全交给AI算法,让计算机完成所有杀人过程,总统只需要做的是选择战争是否开始。若发展这个程度,战争的全部损失都将变成了两国“玩具”的损失,甚至还可能变成用军棋推演即可替代现实战争,就像墨子和公输班用玩具机变进行九设九距的模拟博弈,就避免了实际的战争和流血。与此同时,由于作战单位分别是无人和有人,大国和小国间战争的伤亡比将会被无限放大,对大国来说,发动战争的结果将愈发趋向于“零本万利”,而其发动战争的所有道德负担,都被凝聚成了其首脑摁下“进攻”按键这个简单动作。

  但是在当下,各国在大规模无人作战方面都处在初期探索阶段,军事技术装备和战法更新越来越快、越来越具有颠覆性,这都导致大国间难以摸清对方底细、不敢贸然发起冲突,也使军事战略家们得以在变革阶段大展拳脚,畅想未来战争的形态,思考人工智能对国际安全底层逻辑的重新形塑。

  (作者:姚啸林,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章出处。)

  [1] 环球网:《土耳其造自杀无人机在利比亚全自主杀人,专家担忧误伤》,2021年5月31日。

  [4] 《防务快讯》:《美国防部长谈人工智能:将改变战场,中俄发展快》,2020年9月26日。

  [7] 庄林,王树财:《俄罗斯近年来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机器人及自动化控制等无人军事平台——俄军开拓人工智能“新边疆》,《解放军报》,2019年4月25日。

  [9] 《国防科技要闻》:《美国防部联合人工智能中心加速人工智能军事应用步伐》,2020年9月28日。

  [11] 《防务快讯》:《美国陆军人工智能创新院为多域作战提供支持》,2020年10月14日。

  [12] 《防务快讯》:《美国国防部长指出ABMS是发展联合全域作战和动态部队应用概念的关键》,2020年10月21日。

  [13] 韩雨:《美智库发布报告推进决策中心战:通过兵力设计和任务集成获得优势》,2021年7月29日。


上一页:教育智能硬件“登上主场”传统教育硬件厂商能否再现“马太效应”?
下一页: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教育成果展示大赛在江西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