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0-8813511
详细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PRODUCT
详细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人工智能教育產品要從教育的外圍走入內核
发布时间:2021-12-02 11:56:03   作者:乐鱼体育棋牌   来源:乐鱼体育平台进入
  • 产品介绍

  現在市場上很多產品,打著人工智能教育的旗號但未必真正具有人工智能的技術,只是將各種數據分類整理存放於應用之中,這些只是外圍的教育環節,往內核一走,就經不起推敲。

  近年來,人工智能(AI)顛覆了傳統的學習體驗,新型教育體系日漸形成,以AI為核心的教育陪伴類產品的市場規模正日益擴大。隨著中小學生暑假的臨近,各類人工智能教育產品的營銷活動也開始刷屏,其種類多樣、功能各異,兒童教育儼然成為人工智能賦落地的重要場景。

  那麼,目前我國人工智能教育產品處於怎樣的發展階段?對於孩童的教育陪伴,人工智能應該擔當什麼角色?

  “與其模擬一個成人大腦,不如先試著模仿孩子。”1950年,艾倫·圖靈的這句話先知般的為AI研究開辟了方向。

  “可以說,目前的人工智能教育產品正處於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其中針對幼兒陪伴的人工智能教育產品C端有200多款App,新東方在線、好未來、VIPKID等龍頭品牌佔領主要市場,作業幫、小猿搜題、掌門一對一、扇貝單詞、英語流利說等App享有最多的用戶。其中,AI技術應用囊括拍照搜題、分層排課、口語測評、組卷閱卷、作文批改、作業布置等場景。”金少年(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高宇表示。

  具體而言,教育硬件產品的內置應用,在學生端,可陪伴學生養成正確、健康的作業行為習慣,包括健康用眼、健康體態、科學的作業過程管理﹔在家長端,可輔導學生高效完成作業,減輕負擔﹔在學習效果方面,可通過作業評測培養學生作業能力及學科知識畫像,個性化教學,幫助學生提升成績﹔在教師端,可連接校內教學平台,在不增加教師工作量的情況下,分享學生作業數據給教師,實現分層及個性化教學。

  此外,很多學校還經常用幫助孩子檢查作業的AI產品,這類App的主要功能是出題和判斷答案是否正確,會根據用戶注冊信息中的年級和教材,給用戶推送相應題目﹔同時通過拍照或掃一掃孩子完成的作業,App能快速判斷出答案是否正確,並收集錯題,以便在以后的出題中更有針對性地讓孩子進行練習。

  除了上述普及度較高的AI教育產品,還有一些產品正在探索寓教於樂的新形式。高宇介紹,比如有一款App是將游戲《我的世界》進行二次開發,加入建筑、化學、生物、自然科學等內容,利用圖形化的編程模塊和代碼兩種形式將游戲改造。玩家在游戲中,學習新知識。

  研究顯示,當把孩子和AI放在一起時,可以看到兩者之間的微妙聯系。二者都處於快速發展和演變的快車道上,處於智力和能力發展的初期,未來充滿著各種可能性。毫不夸張地講,當代孩童正在被技術哺育成人。

  “目前,兒童教育AI產品的主要功能大致分為教育、娛樂和陪伴。而兒童教育陪伴AI尚處於探索階段,還很初級。”遠望智庫AI事業部部長、圖靈機器人首席戰略官譚茗洲指出。

  少兒教育行業普遍認為,兒童在低齡階段應著重養成學習習慣與培養自學能力。2歲以下兒童缺乏專注力,2—4歲兒童專注時間為7—12分鐘,5—6歲孩子專注時間約15分鐘,7到10歲孩子的專注力時間為20分鐘。所以要培養少兒形成良好學習習慣,相關AI陪伴教育產品首先要明確在陪伴中起到什麼作用,再計劃如何做。

  譚茗洲表示:“兒童教育陪伴AI產品為兒童類產品市場打開一道新的缺口,但這是一個需要技術沉澱和經驗積累的領域,目前問題主要表現在:兒童教育陪伴智能產品還是弱人工智能,如語音對話達不到順暢程度、人機交互體驗感差、同類產品差異性不大等。”

  就內容而言,AI語音交互已然成為早教產品的競爭焦點。“市面上現有的智能早教產品往往在語音交互體驗上不過關,常常出現答非所問的情況。這不是因為機器人聽不到、聽不懂兒童的語言,而是因為背后缺乏足夠的語義庫做支撐——機器人不知道怎麼回答。”酷旗創始人兼總經理方勇指出。一些大的AI公司提供的是面向各行各業的標准化、通用化的引擎技術,尚沒有精力深挖兒童語義這個細分市場。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溫斯頓認為:“人工智能就是研究如何使計算機去做過去隻有人才能做的智能工作。”即AI必須具備人所特有的部分能力,完成人才能完成的部分復雜工作。而在教育中,一個優秀老師最值得為人稱道之處,在於能提供針對性指導來幫助學生查明弊病以期提升,講課技巧、知識量、技術手段等皆為輔助,這正是AI教育產品努力的方向。

  “現在市場上很多產品,打著人工智能教育的旗號但未必真正具有人工智能的技術,只是將各種數據分類整理存放於應用之中,這些只是外圍的教育環節,往內核一走,就經不起推敲。”高宇表示。

  “人工智能不能只是單一的教或練,而是要觸及教育的核心——教與學,隻有這樣才能解決傳統教學的難題,推動未來兒童教育的發展。”高宇表示,對於AI教育陪伴產品,不能光打著AI+教育的口號,而是應該真正在教育產品的內容上下功夫,在大數據的基礎上,以學習者為中心,數據化分析學生不懂、不會的知識點,即所謂的“學己所需”﹔同時AI還要幫助老師實現教學效果的精准化和個性化,即所謂的“因材施教”。AI在充分收集和處理教與學兩端的大數據后,才能在具體教學場景之中形成個性化畫像,最終實現“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目的。

  高宇強調,教育應該是老師、家長、學生共同完成的任務,不能完全交由智能產品,AI教育陪伴產品需要成人的監管。學生在利用智能產品學習時,家長也應進行一定的輔助工作,監督孩子們舉一反三自己去復習,絕不能放任不管。

  “我們在教學工作中,利用到的一些人工智能教育產品,都是輔助老師的日常教學工作,對於學生思想品德、學習習慣、認知習慣的培養是離不開教師的。目前人工智能產品輔助教學在學校教育中已經有一些嘗試,比如人臉識別和安保工作的結合、學生成績評價分析、智能圖書館和智能科學館等,均是以人工智能技術服務於教學。”高宇表示。

  譚茗洲表示,陪伴型人工智能技術改變了傳統教育的育人目標,讓一對一的因材施教成為可能。相信未來陪伴型人工智能教育產品可以針對學生具體情況和個體需求提供個性化解決方案﹔改變整個教學流程,釋放教師人力,並基於教學大數據進行決策,實現精准教學的同時使學習速度和靈活性得到進一步提升﹔從教學質量、教學效率以及教學公平三方面創造教育價值,全方位提升教師、學校以及區域教育系統等教學質量。(科技日報記者 華 凌)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上一页:张家口市5处智能立体停车场有了新进展
下一页:玉皇庙绿色智能建筑项目当年开工!当年投产!当年纳新!